Featured image of post 回乡参加一场葬礼

回乡参加一场葬礼

我奶奶只有三姊妹,都是 1930 年代出生,本来都很高寿,直到今年初我奶奶去世后,这次又不幸遇上奶奶的哥哥(舅公)去世。至此,在我祖父母、外祖父母这个辈分的亲戚,仅剩两位健在,一位是奶奶的妹妹(姨奶奶),另一位是爷爷最小的弟妹(叔奶奶)。

这些年来,已经不知道回乡参加葬礼多少回,像爷爷兄弟姐妹 9 人,外公、外婆的兄弟姐妹,以及部分堂表叔伯的葬礼我几乎都没有缺席过,只要没有极为特殊的工作情况,肯定都会回乡参加。


我从小就非常敬仰这位舅公。他是我所有亲戚里边第一位大学生,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大学生之一,毕业于湖南人民革命大学,当时还是开国大将黄克诚担任校长。曾听他说起,他毕业后就被分配到湘潭工作,还跟时任湘潭地委书记华国锋有过接触,后来为了离家近点,调回刚从湘乡县分出不久的双峰县工作,此后一直在双峰工作至退休。

我从小喜欢到舅公家去翻看他收藏的各种图书,特别是当年他退休后居住在山村老宅时那段时光。那个村离我家大概有五六里山路,全程都得爬山过去。印象最深得是他家收藏的辞海、辞源等各种“大部头”书籍,在我小时候看来,简直是无上知识的文化符号代表,手里的新华字典看起来就像小儿科一般。

舅公家荒废的旧宅,也是我奶奶出生的地方

左侧蓝色为旧宅,右侧红色为墓地


大约是 2005 年左右,舅公家就从山上搬下来到了镇上,在镇上农贸市场旁边买地盖了两个“门面楼”,此后我便再也没有去过他原先山上的老宅。这个房子由于距离我家近很多,所以我经常过去,一进门就是满墙的字画,大多是舅公在本地的朋友书写。

书法作品

书法作品

左侧红色为旧宅所在地,右边是镇中心


到 2013 年左右,因为舅公的子女都在县城上班,他又在双峰县老政府大院购买了一套老式“干部房”在此养老。我每年也都会去他那探望。他每次都会拿出一些自己退休后在做的一些研究给我看,但说实话,我啥都看不懂。

县城老宅背后的建筑

室内

我也看不懂是啥


今年初我奶奶去世的时候,舅公从县城回来了几次,包括去年底我堂弟结婚,也是他过来帮忙写对联。我一直觉得他身体状况应该还很不错,但实在没想到,这么快就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

这次葬礼也确实是很辛苦,由于葬礼整体上是在镇上的门面房举办,而安葬地点在山上老宅的后山,因此过程中很多事情都没有那么便利。特别是送舅公上山的路上,还得先用货车将灵柩送到山脚下,再走那条很多年都没有人走过的土路上去。幸好有人帮忙将那条土路又重新修葺一番,不然是几乎没可能走得过去的。

灵堂

主事和尚

艰难的上山路

上山路上经过老宅前

只能在镇上附近村落租别人家的荒地用来烧纸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

All textual works on this website are protected by copyright, and the authors reserve all rights. The photos on this website, unless specifically stated, licensed under the CC BY-NC-ND 4.0 license.
Built with Hugo & Stack, Powered by Github.
本站已加入BLOGS·CN